header photo

人生记忆

我所接受的大学教育(二)

May 6, 2016

大学里所学的专业课程,计有“写作”“语言学概论”“现代汉语”“文学概论”“现代文学作品选”“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”(实为现代以前)“中国现代 文学史”“古代汉语”“古代文学史”“外国文学史”“当代文学史”“逻辑学”等,选修课有“美学”“精神分析与文学”“巴金研究”“社会学”等。

考评分不及格、及格、中等、良好、优秀五级。

本人“不及格”的科目有英语和体育,分别通过补考过关。英语和体育乃余之弱项,有此结果完全合理。

“及 格”的科目有“中共党史”“现代汉语”“外国文学史”“中国文学批评史”(选修)“美学”(选修)“国际共运史”“精神分析与文学”(选修)。本人对这些 科目缺乏兴趣,才可能有如此不堪之成绩,或可理解为教师高抬贵手,放人一马。记得上“中国文学批评史”时,一外系女老乡与余同桌共读,俟伊坐定,身后一泰 州男生动辄吹口哨骚扰——“老愚媳妇来了!”如是者三,伊却步而退,罢课后嗔责余曰:“若不是那厮怪叫,我还真有可能和你牵手。”

 

获“中等”的有“语言学概论”“中国现代文学史”“政治经济学”“社会学”“文字学”“鲁迅研究史”“近代文学”等。

得 “良好”的有“文学概论”“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”“古代汉语”“古代文学史”“中国现代文学史”“逻辑学”“哲学”“茅盾文艺思想研究”“巴金研究”“短 篇小说艺术研究”“台湾现代文学研究”“佛学概要”“新诗美学”等。有一件事颇有意思,选“巴金研究”,其实是想借此见作家一面。其时,“讲真话”的巴金 正赢得万人敬仰,授课教师也以此诱惑我们。因为有了这个愿望,便很乐意上这门课。

某日,我们随老师来到大师家门口,兴奋且紧张,期待着人生 中重要事件的发生。摁响门铃,开门的佣人和婉地说,先生身体不适,恐不能见人。我们的心立马沉了下去,感觉一个美丽的梦破灭了。经老师恳求,佣人同意我们 进去瞻仰一番。老师叮嘱放慢脚步,怕打扰了老人家。我们的情绪旋即高涨起来,蹑手蹑脚迈进院子,步履轻如猫行,东窥西探,脑子里在反复描摹作家沉思的情 状,希望他能知道我们在他窗外悬望。甚至企望他能突然走出房间,出现在我们面前,绽放一个微笑。咫尺之遥,却是一段不可企及的距离。那是今生距巴金最近的 一次。走出大门时,我回头看了一眼那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和院子中央上空的云朵。

本人获得“优秀”的有四门,分别是“现代文学作品选”“民间文艺学”“中国近代文学思想研究”“马恩文艺论著选读”。其实,也想不起来何以有此等好成绩。

毕业论文为“良好”。写毕业论文的时候,并不知道论文为何物,照猫画虎,有论点有材料,煞有介事地完成了“《沉重的翅膀》的议论技巧”一文。这篇关于作家张洁同名长篇小说的文字,两千余字,实在谈不上有什么意思。

就专业课而言,对我鼓励最大的是廖光霞老师的“写作”,她表扬了我的第一篇习作,这使我产生了写作的勇气。印象最深的有柳曾符先生的“古代汉语”和“文字学”、陈允吉先生的“佛学概要”以及朱志凯先生的“逻辑学”。

(注:作者以FT中文网专栏之“故乡在童年那头”及“毛泽东时代的关键词”系列为主体的《暮色四合》一书,已经出版,敬请关注。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。责编邮箱bo.liu@ftchinese.com

Go Back

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