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ader photo

人生记忆

老愚:我所接受的大学教育(一)

April 29, 2016

2016年04月28日 05:52 AM

FT中文网专栏作家 老愚作者微博

(本文为作者“回忆八十年代”系列之五)

入校三十年聚会时,周到的组织者为每人发了一个纪念册,上面有“复旦大学学生成绩表”。时隔多年,端详自己学过的大学课程,可谓百感交集。

学分总计为154分,而属于意识形态灌输的课目竟有23分之多,它们分别是“形势与任务教育”“中共党史”“政治经济学”“哲学”“国际共运史”。其中“形势与任务教育”贯穿大学四年,独占8分。

所 谓“形势与任务教育”,说穿了就是思想控制,将当局对各种历史及现实问题的态度告知大学生们,并要求服从其指令,不得有他想。担任教学的是政治指导员(等 同于政工干部),掌握学生思想动态,时时为其“敲警钟”。在上这门“庄严”的课程时,我经常有被侮辱的感觉,深感自己是被圈养的学奴。苏联诺贝尔和平奖得 主萨哈诺夫曾经以成为俄国古代的“自由思想者”为荣,反对被称为“持不同政见者”。在中国,一个思想活跃、对世界充满好奇和探索激情的年轻人,却被迫保持 “思想正确”,在蛮横给定的边界里面假装思考,这是何其滑稽和悲哀的事情。

 

配 合这门课程,学校按照教育部的部署,先后将爱国标本曲啸、李燕杰、中国女排、张海迪等人推销给我们。他们推行的政治逻辑,用三句话可以概括:党犯错误是父 母错打了孩子,子不嫌母丑,振兴中华从我做起——党国一体,这就是你的祖国,只能爱,不能质疑其统治的合法性。所有处心积虑的政治教育,就是为了让人无条 件认可这个体制,且为之效忠尽力。

“中共党史”,也就是“中国革命史”,其实就是宣传材料,与历史无关,传达的是“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 国”的逻辑。他们给定的“旧中国”是“人间地狱”,描画的共产主义蓝图令人血脉贲张,至于他们统治的“历史”以及人人都能感受到的“现实”,他们当然能自 圆其说,阻止寻根究底,鼓励人们“向前看”。所谓党史,就是神化毛泽东的历史:凡是毛泽东的路线占主导地位时,革命就能取得胜利,否则就不断遭受挫败;以 对毛泽东的态度划分敌我,拥护他的为同志,反对他的则是革命的敌人。中国人在1949年以后所遭受的苦难,都是国内外敌人造成的,若没有毛泽东及他所领导 的党的伟大正确,中国人早就成了亡国奴,受二茬罪。

“国际共运史”,意在告诉我们:共产主义是地球人的归宿,资本主义必败,因为他们解决不了自己的内在矛盾,必然被推翻。世界潮流浩浩荡荡,顺之者昌逆之者亡。该课程企望培养年轻人的革命自信,只有共产党能拯救人类。

通过中共党史和国际共运史两门课程,当局成功改写了人类历史,塑化了学生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。生机勃勃的外部世界,在我们眼里都不如自己的国家好,因为我们的领导人掌握了宇宙真理,我们尽管艰苦,但因为过着正义和有价值的生活而倍感幸福。

至 于“哲学”和“政治经济学”,就是教人诡辩,变成无赖。除了自然科学等极少数东西外,事物的本质受制于其阶级属性,当下不是有“社会主义过剩与资本主义过 剩有本质区别”的高论么?那正是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必然逻辑结论。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、生产力与生产关系、对立与统一、现象与本质、必然与偶然、量变与质 变……被贴上马克思主义标签的一系列绝对真理,主宰了我们的灵魂。我们看世界万物,自此有了社会主义的觉悟和符合官方标准的判断力。

跟专业相关的“马恩文艺论著选读”,当然是行业标准,是为了让我们按照革命要求正确地理解一切文艺作品。

如果一个人在认真学习了以上这些课程之后,脑子里还会生出不合时宜的思想,那他就属于不可救药的青年了。

跨入复旦大学校门时,我以为自此进入了美和诗的乐园,心智情感思维诸方面会得到全面滋养,生命将呈现出自由可爱的模样。不曾料想,戴上校徽的同时,就被强行戴上了紧箍咒。幸运的是,大学四年,凭借青春的本性,逐渐挣脱思想禁锢,学会了独立思考。

拿 到毕业证即将告别上海之际,有人告诉我,教授“短篇小说艺术研究”的Z老师,曾对指导员汇报说——这个人思想偏激,要注意。Z政工出身,嗅觉敏锐,他所讲 授的所谓短篇小说艺术,也就是如何使用机巧,造成貌似神奇的阅读效果。我没想到的是,他把我们私下的交谈都当成了阶级斗争新动向。现在想想,也许正是由于 他的告密,指导员才将我分到了国家农垦局,免得我进入意识形态机构,坏了党国大事。

(注:作者以FT中文网专栏之“故乡在童年那头”及“毛泽东时代的关键词”系列为主体的《暮色四合》一书,已经出版,敬请关注。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。责编邮箱bo.liu@ftchinese.com

Go Back

Comment